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信息

动态信息

非同质化代币、元宇宙和区块链技术给新加坡的品牌保护带来新的风险

来源: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网 发布日期:2023-09-05 阅读:29

  概要

  本文将主要讨论商标所有人如何能够更好地保护其商标,在非同质化代币(NFT)和与元宇宙相关商标纠纷中出现的独特问题,以及索赔人因区块链技术的独特性而面临的挑战——这些独特之处在传统的商标纠纷中是不存在的。

  讨论要点

  -企业主应考虑扩大其商标注册范围,以将与NFT和元宇宙相关的商品和服务纳入其中;

  -可以对身份不明的被告提起法律诉讼;

  -鉴于NFT本质上具有永久性(因为区块链技术不允许删除或更改区块链分类账),传统的补救措施可能不会那么有效。

  介绍

  自2020年以来,“元宇宙”一词一直是一个流行语。从非技术角度来看,元宇宙可以被广义地描述为一个沉浸式三维(3D)虚拟世界网络,除其他目标外,它还寻求复制真实的实体世界。

  在加密资产的交易越来越受欢迎的同时,NFT也开始成为元宇宙中的有用工具。它们允许通过在区块链上代表数字资产来在元宇宙中进行资产交易。这有助于对区块链分类账上的所有权进行公开追踪(作为所有权和真实性的验证),并在数字资产和内容货币化方面开辟了一片充满可能性的新天地。

  随着这些发展,无论是在实体世界还是在虚拟世界中,商标、商号和商业外观的保护都具有持久的相关性。使用NFT在元宇宙中进行交易的新方法意味着,传统的商标保护和商标争议解决方法虽然仍然具有相关性,但可能需要以新的和有创造性的方式来使用,并可能以有原则的方式进行扩展,以便其能为商标所有人提供足够的保护。

  传统商标保护的扩大

  新加坡知识产权局已于2023年2月10日发布了标题为《NFT和元宇宙相关商品/服务的分类实践》的第2/2023号通知,澄清了商标注册机构在NFT以及元宇宙相关商标申请的商品和服务分类方面的做法。

  这种分类并非新加坡所独有的。《尼斯分类》的第12版也增加了新的分类,以满足NFT和与加密相关的商品和服务的需求。同样,英国知识产权局于2023年4月3日发布了关于元宇宙中提供的NFT和虚拟商品和服务分类的PAN 2/23法定指南。特别是,该指南强调,NFT不会被作为一个独立的分类术语接受,并且描述需要与NFT相关的资产相关。

  传统商标保护的一个常见问题是需要在多个司法管辖区内寻求保护,而元宇宙的出现使这个问题更加严重。原则上,商标保护具有司法管辖权的性质,商标注册仅在注册管辖范围内授予商标所有人对商标的法定垄断权。传统的商标保护通常会建议企业未雨绸缪,及早在其业务运营的司法管辖区和未来可能的业务运营的司法管辖区内寻求对其商标的早期保护。

  然而,元宇宙的目标是成为一个无缝连接的3D虚拟世界,可从实体世界的任何地方进入。因此,在单一司法管辖区为NFT和元宇宙相关商品和服务申请商标可能不足以提供令人满意的保护。企业可能需要不断考虑和监控是否需要将其商标保护扩展到其业务可能在虚拟世界(与实体世界相比)中获得发展的其他司法管辖区,并制定多司法管辖区的保护和执法策略。这包括在企业服务器所在的地点以及消费者熟悉企业品牌和产品的目标市场寻求商标保护。

  NFT和元宇宙商标纠纷

  对于许多企业来说,有能力通过技术在虚拟世界中开展业务似乎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前景。这可能意味着对更广泛客户群体的接触,同时能够避免产生与在实体世界中设立机构相关的潜在巨大成本。然而,可访问性的提高并非没有问题——正如通过技术在元宇宙中开展业务更容易一样,侵权者也更容易通过技术在虚拟世界中侵犯商标权。

  增加的第一项复杂性是,在虚拟世界中,匿名现象比比皆是。侵权者能够利用技术来掩盖其真实身份,并且通常会使用虚假信息来防止自己被追踪。

  新加坡法院认为,可以在诉讼开始时对身份不明的人提起法律程序,并可对他们下达命令。然而,原告需要以足够的确定性描述未知的被告,以识别哪些被告被包括在内,哪些没有被包括在内。就NFT而言,可以通过提及接收加密资产的钱包、被告使用的假名或NFT本身(鉴于每个NFT都是独一无二的)来描述此类被告。

  索赔人还可以考虑使用第三方披露令(Norwich Pharmacal Order),这是针对第三方的法院命令,要求其提供文件或信息以协助识别相关的不法行为者。此类信息可以针对提供相关元宇宙服务访问权限的账户提供商、相关NFT的发行者或显示相关NFT的NFT市场。在新加坡,在索赔人向法院提起法律诉讼之前可以寻求此类命令。

  与英国法院不同,新加坡法院尚未就是否可以获得针对新加坡境外第三方的披露令作出裁决。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法院允许在新加坡境外送达法院文件的理由是相当广泛的。

  此外,企业主通过商标注册寻求扩大保护也需要时间。鉴于NFT和元宇宙技术的发展速度,企业主很可能不得不依靠现有的商标注册来追查商标侵权者。那么问题在于,现有的商标注册的范围是否足以允许申请人这样做。虽然新加坡迄今尚未作出任何相关裁决,但索赔人在其他司法管辖区有过成功的实践。

  罗马法院最近作出了一项裁决,即“可下载的电子出版物”的现有注册涵盖了NFT的销售。尤文图斯足球俱乐部(Juventus Football Club SpA)诉Blockeras(Blockeras Srl)案涉及Blockeras在制作、销售和在线推广NFT时使用了“JUVE”和“JUVENTUS”这两个词以及图形商标(胸前有两颗星的黑白条纹衬衫)。除了依靠现有的商标注册制度外,尤文图斯足球俱乐部还设法证明其一直活跃于通过与其他方达成协议使用加密货币或NFT的区块链相关游戏中。在这种情况下,罗马法院认定Blockeras侵犯了尤文图斯足球俱乐部的商标权。

  而在最近美国在爱马仕(Hermès International)诉罗斯柴尔德(Mason Rothschild)案的裁决中,被告罗斯柴尔德制作了100个MetaBirkin NFT。与通常由皮革制成的原版爱马仕手袋不同,这些虚拟手袋被描绘为表层是皮质的。

  案例

  爱马仕以其铂金包而闻名。该品牌声称其拥有“BIRKIN”商标,BIRKIN手袋设计的商业外观权以及许多“不限于3D设计商标”的众多商标注册。

  在爱马仕对罗斯柴尔德提起诉讼时,爱马仕的商标仅限于其实物商品。其“BIRKIN”文字商标注册用于皮革或仿皮产品,即袋子、手袋、旅行袋、背包、钱包、钱包性质的卡套、皮钱包、钥匙皮套、公文包、行李箱和手提箱,而商业外观已被注册用于手提包。因此产生了一个问题,即先前对实物商品的保护是否能延及虚拟商品。该案件的陪审团没有明确讨论这个问题,但认定罗斯柴尔德负应承担责任。

  尽管企业应尽可能注册专门与NFT和元宇宙相关的商品和服务的商标,但如有必要,如果事实矩阵(factual matrix)允许,在新加坡商标纠纷中可以依赖现有的商标注册制度。如果现有的商标注册制度在指定可下载文件的商品或在线交易和市场的商品方面是稳健的,则可以考虑使用它。例如,一家经营实体咖啡馆的企业已根据第35类(涵盖在线营销和广告)注册了商标,则可能被认为其商标保护能够延伸到元宇宙中的虚拟咖啡馆(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在线营销和广告)。

  在每种实际情况中都有一个问题,即被告在交易过程中是否使用了描述商标的NFT。在新加坡,寻求对商标侵权者提起诉讼的申请人必须证明侵权者在交易过程中使用了有关商标(即,作为区分有关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一种手段)。这种使用不得纯粹用于装饰目的或纯粹描述相关产品或服务或其中的某些要素。有鉴于此,交易过程中使用的法定定义十分宽泛,涵盖了商标不直接应用于商品的广告和其他使用。

  此外,在新加坡,商标侵权诉讼中的原告必须证明的是,在类似商品或服务上侵权使用相同商标(或二者兼而有之),或在相同商品或服务上侵权使用类似商标(或二者兼而有之),会导致公众产生混淆的可能性。

  在爱马仕诉罗斯柴尔德一案中,爱马仕提交的证据表明,几家时尚杂志(例如《Elle》和《L'Officel》)将MetaBirkins NFT误认为是“爱马仕进军了NFT市场”,社交媒体用户也表达了其困惑。爱马仕还以专家进行的研究的形式提交了证据,以显示实际产生的混淆。

  调查证据可以成为索赔人可以用来证明混淆可能性的有用的和重要的工具。然而,同样重要的是要注意,这种调查必须设计合理并谨慎进行。在这方面,新加坡高等法院提供了一些索赔人应注意的原则:

  -调查中的受访者必须能够代表相关的公众群体;

  -调查的规模必须具有统计学的显著性;

  -调查必须公平进行;

  -必须披露进行的所有调查,包括所进行的调查的次数、调查的方式以及所涉的人员的总数;

  -必须向被告披露和提供全部调查的回复;

  -调查的问题既不能具有引导性,也不得将回答问题的人引向如果没有提出该问题就永远不会开始的猜测领域;

  -应记录准确的答案,而不是某种简略形式;

  -必须披露指引受访者如何进行调查的指导语;以及

  -如果答案被编码以便输入电脑,则必须披露编码指令。

  还应该记住的一点是,在适当的情况下,索赔人也可以利用新加坡《1998年商标法》第55条提供的驰名商标保护,该条规定:

  驰名商标有权根据本条获得保护——

  1、无论该商标是否已在新加坡注册,或是否已向注册处注册官提出商标注册申请;以及

  2、无论商标所有人是否在新加坡开展业务或拥有任何商誉;

  3、根据第(6)和(7)款的规定,驰名商标的所有人有权通过禁令限制他方在新加坡,在交易过程中,未经商标所有人同意,在任何商品或服务上,使用与商标所有人的商标相同或相似的商标或其重要部分,而商标的使用——

  (1)表明这些商品或服务与商标所有人之间的联系,并可能损害商标所有人的利益;或

  (2)如果商标所有人的商标在新加坡为广大公众所熟知——

  (a)会以不公平的方式淡化商标所有人商标的显著性;或

  (b)会不公平地利用商标所有人商标的独特性。

  即使索赔人没有在新加坡注册商标(更不用说与NFT或元宇宙相关商品或服务),也可以援引这一规定。新加坡上诉法院在确定商标是否表明原告和被告之间存在联系时采用的测试标准包含混淆可能性的要素,并将产生与适用于假冒索赔的测试标准相同的结果——即,被告是否有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产品或服务来源的虚假陈述,以及该虚假陈述是否导致或可能导致原告的商誉受到损害。

  与NFT相关的商标纠纷中的执法问题

  传统商标纠纷和区块链相关纠纷之间的一个显著区别是,使用区块链技术创建的加密资产被永久地刻在分类账上。与销毁侵权商品的传统补救措施不同,删除加密资产是不可能的。

  原告可以获得禁令(停止侵权)或交付命令(即将侵权商品交付给原告)或者二者兼而有之的命令。但是,在与NFT相关的商标纠纷中,相关NFT可能不再属于发行人。因此,被告在遵守原告获得的传统禁令或交付命令方面可能面临着实际的挑战。

  在爱马仕诉罗斯柴尔德一案中,据报道,MetaBirkin NFT以创纪录的价格售出。要求交付该NFT以使其停止流通,就需要知道该NFT持有者的身份。单方面强制转让也可能存在技术困难,因为NFT持有者需要提供他们的私钥才能实现任何转让。

  因此,原告可以考虑其他补救办法,以确保被告不会试图以这些实际问题为借口。其中一种选择可能是寻求针对市场平台的禁令,以阻止其允许进一步销售相关的NFT。新加坡法院此前曾对一位被告发出所有权禁令,阻止该被告“以任何方式处理无聊猿NFT,直到法律诉讼审判结束”。一直提供无聊猿NFT交易的平台OpenSea随后冻结了该NFT的销售。

  另一种可能性是要求发行人删除NFT的基础资产。由于NFT通常会链接到基础数字资产(通常是图像),因此可能必须针对数字资产的主机申请禁令。这可能与用于制造侵权实物商品的工具被交付或销毁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因为后者会使得被告重新启动或继续侵权的成本大大增加。(编译自www.lexology.com)